返回 首页

2k小说移动版

m.fpzw.com

网游重生之娱乐圈女帝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不受宠小姐的反击!

我的书架 |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易敏接过他递过来的香槟,笑道“爸,你也不怕吓着我!”来人正是谢云陌。

    谢云陌笑嘻嘻,一本正经的样子“敏丫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易敏挑眉,看着男人那贼兮兮的笑容,真是无语,这当爹的跟儿子差别怎么那么大“刚才风大,我什么都没听见。”白牙一露,笑的无辜。

    “啊呀呀,你怎么能欺负我这个老人家呢!”他一副受伤的样子,甚至夸张的捂着胸口“我的心脏,我的心脏!”

    “爸,你的演技有待提高。”易敏很不给面子,慢悠悠轻泯香槟。

    谢云陌也不恼,乐呵呵的,反而是话锋一转“刚才我看你帮助琳达那丫头了?”

    “嗯。”她也不想隐瞒。

    “好,她只要对你死心塌地的,对你以后的事业绝对有帮助,你这一步走的不错,虽然是餐饮行业,但对我们kbc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帮手……”谢云陌摸着下巴啧啧道。

    果然是奸商,无论是哪一步都只想着钱钱钱,但易敏没有否定这点,正如一开始她接近琳达的初衷就是利用,她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爸,如果没事,我想先离开了。”易敏有些累了打断谢云陌的喋喋不休,今晚算是相当精彩了,斗了小三,打了恶女,还要承受谢云陌的喋喋不休。

    “敏丫头,其实今晚你还有一个需要解决的。”谢云陌直接进入主题“易虎来了。”

    易敏正准备离开的脚步一顿,敛眸,易虎?他这个两年来都不看自己女儿一眼的所谓父亲,“他在哪里。”他一定是故意来找自己的吧,很好!她今天倒要见识见识这个传说中的首富财团主席,想跟她这个利益砝码说些什么!

    告诉易敏休息室的位置,谢云陌脸上第一次浮出真正担忧的表情“敏丫头,如果遇到什么,一定要大喊,我们谢家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媳妇吃亏!虽然是你们易家的事情,但只要需要,我这个老头子绝对冲在最前面!”

    他说的很认真,易敏的心底微微一动,勾唇“我看起来很像小白兔么?”

    当易敏离开大厅去休息室找易虎的时候,谢寒冰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刚准备跟商谈的客户打声招呼离开,没想到胳膊却被一个女人缠住,是vivi。

    “咦?这位是?”a公司总裁看着vivi眼前一亮。“该不会就是令夫人吧?”

    “这么漂亮的妻子,谢总裁你真是好福气,哈哈!”b公司总裁笑道。

    谢寒冰不动声色的蹙眉,收回手“不是,她是李诚的女儿,vivi。”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他眼底的厌恶一闪而过,寒气森森。

    vivi却丝毫不在意,伸出手逐一握手“我哪能比得上我嫂子的漂亮~”

    一听是名花无主,两位色狼总裁也露出花花公子的样子“李诚?你就是传闻里在美国新崛起的嫩模,vivi吧?真人比照片漂亮很多!”

    “今年才十六岁吧?真是水灵!哈哈!”如果弄到床上一定更美,可惜李诚啊,他们得罪不起!还是谢寒冰有桃花运,一看就是喜欢他!

    “谢总裁真是好福气,家里有娇妻,这里还有这么美的妹妹!呵呵呵,羡慕死人咯~”a公司总裁,话里有话。

    谢寒冰眉宇微蹙,“各位如果没有其它商务上的事情,我先告辞了。”转身准备走人,却被vivi抓住了胳膊。

    “寒冰哥哥,你就原谅人家好不好~”嘟着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甚至是掉下来泪来。

    她的这幅样子马上惹得两个色狼动心不已,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是啊,谢总裁,不要急着走,vivi,来,告诉叔叔,你是怎么了?叔叔给你做主!”b公司总裁都四十多了还厚脸皮的让十几岁的女孩叫叔叔。

    谢寒冰冷着脸,眯起的眸子写着愠怒,但碍于这两位都是公司的合作伙伴,一时不得发作,站在一旁等着这个女人还能说出什么。

    vivi压住心底的窃喜,任由a总裁握着自己手吃豆腐,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之前我在嫂子面前说错了话,寒冰哥哥到现在还在生人家的气,呜呜呜……”

    “谢总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还是个小姑娘,你就别这么较真了!”a总裁摸着小手,心里暗爽,表面倒是一副正经人的样子。

    “是啊,谢总裁,她还是小孩子嘛!道个歉不就完了!”b总裁也是色眯眯的。

    vivi眼见情况顺着自己的设想的前进,眼底划过一丝冷笑,只是脸上还是可怜的哭相,端了两杯香槟,手心里的药片不动声色的掉入给谢寒冰的那杯里“寒冰哥哥,原谅vivi好不好,我想清楚了,只要你跟嫂子幸福,我就不会再缠着你了……”那颗药可是强效春药,她就要趁着那个女人不在把生米煮成熟饭!只要谢寒冰喝了,他就是她的了!vivi压着内心的兴奋,装出一副小鹿斑比的样子。

    两个色狼都是心里一动,哟呵,这谢寒冰怎么这么好运!不过这个小美人说不缠着他了,他们不就有机会了,等做了李诚的孙女婿,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两个人都是贼心不死,跟着起哄。

    “对嘛,对嘛,谢总裁,你就别跟小姑娘生气了,人家都说认错了!”

    “是啊,要是我,有这么个小美人爱慕早就乐翻天了,哪还能生气。”

    “叔叔我也很温柔的~嘿嘿……”

    谢寒冰看着送到面前的那杯香槟,黑沉的眸子深邃不见底,伸手拿过来,一饮而尽。

    此刻,另一边。

    易敏走到偏厅,房门在她的身后关上,这里是休息室,复古的宫廷式装饰奢华而舒适,此刻易虎就坐在上首的椅子上,旁边还站着一溜的男女,看见易敏进来都停止了议论,其中实现最刺眼的是跟易敏年纪相仿的几个表姑的女孩。

    “爸。”易敏淡定自若,先朝易虎笑了笑,然后是向朝在座所有人点头问好“姑姑,姑父,小舅,舅妈,表妹,表姐好”

    两对中年男女都是看着易敏居高自傲的仰着头,用鼻孔看她,这两位都是官家的人,哪里瞧得起易敏这个‘街尾货’。而年纪跟她相仿的女孩更是傲气的冷哼一声。

    最后易敏的视线落到易博成身上,只是淡淡扫过,并未开口“各位想见我,现在见到了没事我就走了。”声音不急不慢,脸上是从容的笑容。说完转身准备开门。

    突然,身后传来易博成的一声低吼。

    “站住!”易博成恼怒,心道老子前阵子吃了那么大的亏都是因为你个这个臭婊子!“你他妈的!”他出口成脏,正想追过去揪住易敏,刚动一下却被易虎一个眼神瞪的熄了火。

    “小敏,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今天在屋子里的都是亲戚。坐下!”易虎虎目一瞪,何等的气势,只是毕竟是煤炭商出身,那档次就比李诚低了好几个档次,反而不伦不类。

    易敏转身,双手环胸扫过一圈人,勾唇“我觉得大家还是直说的好,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也不喜欢我。”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可笑。

    易虎早在易敏走进来的那一刻就看出她变了,不再是那个在自己面前束手束脚怯懦的女孩了,她变的自信,而且身上的气质都变了,让任何人看见都会觉得眼前一亮“你哥的事情你也知道,我需要你让谢寒冰同意那份合约。”

    那份把国外污染垃圾以技术品的名义运到国内然后秘密掩埋的事情。从这笔交易中,易虎能得到一大笔好处,首府的官员他早就打好了关系,主需要这临门一脚。

    “我拒绝。”易敏丝毫不给对方机会,一口回绝。

    易虎顿时脸色一黑,易博成直接冲出来“臭婊子别给脸不要脸!你!”

    “啪!”易敏这巴掌打的又快又狠,凤眸一挑“各位好像还不清楚这里今晚是谁的地盘!”

    “你!”易博成怒急,正想回手,却看见易敏的脚若有所指的轻点,看见她脚上穿着的细细的高跟鞋,想起那次的头破血流,手不自觉的收下了“你,你等着!”

    “我说小敏啊,你的脾气也别这么臭,你看,当年如果不是我们把你嫁给谢寒冰,你哪有今天?”中年女人是易敏的舅妈,十足的官太太姿态,扭着水蛇腰就走过来,比易敏大不了多少,自然是对易敏的位置又妒又恨。

    “舅妈好像是姓李吧?”易敏挡开她贴过来的手,掀唇冷笑。意思再明白不过,你一个外姓人还说这么多的废话做什么,关你屁事。

    女人顿时气黑了脸,扭身扑倒自己丈夫怀里,哭诉“伟岸,你看你的外甥女是怎么说话的,呜呜……我就知道你们一直嫌弃我是外姓人!”

    男人五十多岁哪能承受娇妻的哭诉,一副官员的做派“还不道歉!”

    “我说了什么了么?”易敏无辜的眨眨眼,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转而轻笑“舅舅最好是多爱护您这位小妻子的好,心里积怨可是很深呢……”若有所指的扫向那个明显是看热闹,心里偷着乐的姑姑。

    两方早就对易虎的家产虎视眈眈,虽然双方都已经是权钱皆有,但谁还嫌钱少?更何况是出少进多的煤炭生意!易博成又明显不行,所以两方都一边讨好着易虎一边暗地里斗的你死我活。

    一句话,就把所有人的视线转移到易敏的姑姑身上,她已经四十多岁却是找了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是首府某机关单位的高层领导,标准的女富婆,发现那小骚狐狸的视线移过来,怒道“看什么看,我倒是觉得易敏说的不错,你就是姓李,怎么了?”心底暗骂,小骚狐狸,就算是你小三转正了又怎么样!

    “伟岸,你看她欺负我!”年轻的舅妈捂着脸假哭,那演技说多烂就有多烂,偏偏还有人信。

    “臭女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旁边的那个不一样是姓王么!”易敏的舅舅是首府安全部的局长,脾气相当大,直接拍案而起指着女富婆。

    “哟呵,易伟岸,你以为自己是谁,信不信我回去跟上级反映!”女富婆恼羞成怒。

    “易茹娟,少在我面前逞能,我上面可没有上级,在首府,你一旦出门就归我管!”

    “你!”

    易虎突然一拍桌子,没有说话,但那气势还是压过了这两位争执的面红耳赤的人,他们两人也心底想到易虎那年产过亿纯收入过亿的煤矿厂,都压下怒火乖乖的闭嘴。

    “你就算是嫁了人也是我易家的女儿,难道你就不给自己留后路么?”易虎冷睨着笑盈盈的易敏,第一次觉得对手无法捉摸。

    看完了热闹,易敏心底冷笑,面上却是悠闲的欣赏着脖子上的那颗海蓝之星,耀眼的光泽让房间里只要是雌性动物都忍不住被吸引了视线。

    “当年您把易敏绑到易家战舰船头的时候,有给她后路么?”她说的一字一顿,风轻云淡,却字字砸到其它人的心里,良心不安?易敏不觉得这些心都黑了的人会有,一眯眼,冷笑“易家的家产我没兴趣,各位请便吧。”说着打开门走了出去,临出门前看了一眼易博成,后者则是如有所感的看着那两个所谓的舅舅和姑姑。

    被易敏这一搅合,谁心里有鬼,自然是水落石出。

    易伟岸的小娇妻哪里见过这种场面,被说中了心思,山笑道“什么家产不家产的……真是,伟岸,你知道我爱的是你的人~”

    “闭嘴!”易伟岸烦躁的低吼,心底是第一次慌乱,他竟然中了那个丫头的招了!“大哥,我觉得……”

    易虎也是快六十岁的人,早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心里跟明镜一样,虎目扫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和妹妹“你们两个都记得是谁把你们从山沟里弄出来的!我易虎是什么人你们都知道,如果有人敢动小心思,就别怪我,哼!”

    两人都是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顺便嘴里歌功颂德,其实心底都是诅咒。但他们心底都是害怕易虎的,毕竟连亲生儿子都能用鞭子抽的皮开肉绽的,嘶……想着就可怕!

    “那……这事怎么办?”易茹娟小心的问。

    易虎看了一眼易博成,警告的视线一过去,易博成那看着想抢自己家产的两位亲戚的仇恨目光赶忙收起。易虎心底叹息,他的这个儿子怎么愚笨成这样,缓缓开口道“博城,这件事你就交给你的舅舅和姑姑去做,怎么样?”

    这个虽然能赚很多钱,但却是个风险活,现在是个烫手山芋,谁接手都是惹祸上身。但偏偏两人现在说不出个不字……

    “行行行,绝对没问题!这事包在我们身上!”易伟岸笑的脸都僵了,比哭还难看,秃顶大肚的看得人直想吐。

    易茹娟也是再三保证“我的关系正好有出入境的管理,没问题,哈哈,没问题……”亲娘啊,这明摆着就是个小辫子!攥在易虎手里的小辫子!

    任由这边是两位权钱都有的人是心里叫苦不迭,那边易敏刚走出房间就被人喊住了。

    “表姐!”女人清亮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接着就有个不到二十的少女追了上来。

    是易敏那位所谓的姑姑易茹娟的女儿,之前在易敏进门的时候还是不屑和嫉恨而现在,这个少女的脸上都是讨好的笑。

    “表姐~我实在是太崇拜你了,刚才你实在是太帅了!”她挤出笑容,“我们能交换一下手机号么?我听说你以前在s市混的风生水起的,好多pub都去过,知道哪里最好~”

    易敏知道对方说的是原尊曾经的那段狼狈不堪的不良少女时代,可惜这个女人演技实在不高,频频的眨眼,人在说谎的时候眼睛是不可能骗人的,正常眨眼的速度是一秒两次,而如果你说谎,眨眼的速度就会不自觉的加快,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会摸鼻子。“行啊,可惜我今晚没带手机,改天吧。而且,我介意你还是去美容院吧,女人过了十六岁就该开始保养了。”

    女孩的脸一白,但还是强颜欢笑,写下自己的号码递给易敏,娇笑道“而且我还很崇拜姐夫呢~姐姐您真是幸运,有这么好的老公!”

    “有什么样的身价,自然就有什么样的男人愿意把你买回家。”易敏笑看着女孩脸上的伪装噼里啪啦的掉,拍拍她的肩膀,踩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开。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她没走几步,却听见几个女人的议论声。

    “天啊,真的谢寒冰么……你确定你没就看错?”女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敢相信。

    “这东西怎么能看错呢!没错,就是他!他带着一个女人去了楼下的套房!”证据确凿的样子。

    “他的妻子还在这呢!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是啊……不然我们下去看看?说不定是看错了!”

    “怎么能错了!我连那个女的是谁都看出来了,是vivi!李诚的女儿,这次谢总裁可惨了!”

    对话声越来越远,易敏凤眸渐渐眯起,这才多大一会,这位大总裁就出状况了,今晚的是奇怪事真是一件挨着一件!她心底一动,就顺着楼梯走到楼下,楼下就是一排休息室,提供给人休息的,如果有人门口的灯就会是亮着的状态,此刻安静的就连针掉在地上也听的清晰。

    突然,远远传来一阵女音“……寒冰……”

    易敏顿住身体,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是在做什么,抓奸?她为何要在乎那个臭男人如何?正转身离开,旁边的房门却被风带开了,本就关的不严密,因为一阵风自然的被吹开了,里面的激战也映入了易敏的眼帘。

    床上呻吟喘息的女人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她的衣服被人野蛮的撕扯开,露出黑色的小可爱,在床上扭动着年轻的身躯,是vivi,然而在她身上压着的却是一个秃顶大肚的男人!

    “哈哈……没想到出来逛逛也能碰到这么一个美人~啧啧真浪!”男人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污言秽语不断,但女人似乎并不在意,反而是逢迎着。

    “……寒冰……要我……”女人现在满眼都是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哪里管其它,根本不知道都是药物制造的幻觉。

    “什么寒冰?哼,很快老子就让你变成热火~”男人贼笑着,终于扯下女人最后的防卫。

    突然一只手捂住了易敏的嘴,她低吸一口凉气,但熟悉的味道让她又松下了准备攻击的胳膊肘。

    谢寒冰半是抱着半是拖着带着她离开乌烟瘴气的地方,一路到了阳台,稍用力把人扣到怀里,轻笑“为什么下来?”谢寒冰早就发现了vivi的不对劲,所以安全起见直接拿了vivi手里的那一杯,而不是她递过来的,所以当vivi在自食其果喝下那杯当场面色不对的时候,他就知道,果然有问题,所以他找人把她带了下来,至于那个男人是怎么进去的,就不是他能管的了,而那个秃顶的男人正巧是kbc的对手,也算是‘巧合’。

    “谢寒冰,你是故意的?”易敏猜到什么,躲过他的碰触,vivi明显是吃了催情的东西,而谢寒冰这么坦然自若,可想而知是某人自食其果的结果。这么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对喜欢你的女人,大总裁还真是冷血啊。”她微微挣开,挑眉看着谢寒冰。

    谢寒冰其实早就发现了易敏,在她听见那些女人的对话,走下来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她在乎他。“你如果想帮她,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李诚。”

    看着他嘴角的笑,易敏没由来的心底一动,双手环胸,拉开两人的距离“我最讨厌多管闲事。”除了对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外,易敏其实一点点都不同情vivi,那种笨女人想用这种手段俘获一个男人的心,真是可笑至极,但转过来想,谢寒冰果然不愧是冰帝的称号。

    他跟dino一样,表面的温柔之下是金钱帝国王者的冷酷,是属于一个商人的睿智……突然,楼下传来一阵激烈的呼啸声。

    闪光灯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因为楼宇之间的共鸣,让声音能顺利的爬升到很高的地方,但就算是这样,易敏也只能看见底下涌动的小黑点,突然,易敏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就听见琳达喜极而泣的声音。

    “易敏姐,他来了……呜呜……他竟然来了!那个笨蛋!他来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易敏一愣,猜到是谁“威廉么?他来了?”那么刚才楼底下的喧嚣就是他的了?“你现在在哪?”

    “我在大厅里,他说要公布我们的关系!易敏姐,他是不是疯了,难道不要他的事业了么!我……”

    突然,声音变得嘈杂起来,似乎是很多记者都汹涌的奔向了琳达,而在嘈杂声中是一个男人坚定的声音。

    “没错,我的女朋友就是琳达,我爱她!不管事业是否受阻,不管她是什么出身,我都选择跟她一起面对,我们……”

    “咔哒!”

    声音突然断了,只有呼呼的风声。

    易敏看着手机,心底的某一点突然被触动了,有谁,又能为了她这么不顾一切?她下意识的抬头就看见谢寒冰略带关心的视线。

    “怎么了?”谢寒冰发现易敏的脸色非常的不好,将人搂到怀里。

    温暖。这是易敏第一的感觉,但是她脑海里迅速的划过一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瞬间清醒。她知道自己不爱谢寒冰,而谢寒冰深情底下的与dino相冷酷无情何曾相似,让她很自然的觉得,也许她该好好审视自己跟他的关系了。

    “我累了,带我回家。”她深吸气,敛眸,闭上那双拥有无数妖娆妩媚的眸子。

    谢寒冰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在一样了,但又一时间找不到是什么,抱起易敏离开了年会现场,把一切纷扰抛在脑后,但当许久之后,谢寒冰才想到或许他们的感情就是从这一刻转了弯,走向某条不归路。

    然而那时,早已覆水难收。

    当晚易敏和谢寒冰走了不久,vivi的事情就被发现了,当然是一个女的花容失色,一个男的被直接从世界上消失,而vivi无论是李诚怎么问她都不肯说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被空运回美国。

    威廉和琳达的恋情曝光迅速遭到了威廉粉丝的反弹,关于琳达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甚至还有粉丝袭击事件,但似乎这些反而让威廉和琳达两个人手握的更紧。甚至在电话里琳达都是幸福的笑容。

    “易敏姐,到时候你一定要当我的伴娘!嘿嘿~”琳达在电话里一副小女人的样子“而且那天如果不是你,可能威廉到现在还……”

    “那天?你指的短信?”易敏一边看着剧本一边说,今天是《花田之海》最后一场戏。

    “是啊,那天你给威廉短信后他就来了,我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后来出去的时候那些女人又说了些什么……威廉就把我们的关系说了,我没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男人的时候!”

    这丫头!难道是一直觉得自己跟女人交往么!?“你们现在在美国怎么样?”因为影响太大,威廉直接带着琳达去美国避风头了。

    “还不错,就是他们说的话我听不懂,嘻嘻嘻……”某丫头没良心。

    “就不想我?”易敏打趣。

    “啊!怎么不想!我还等着吃你跟谢寒冰的红鸡蛋呢~虽然林医生也不错,但是我最近发现谢总裁其实也不错,vivi那件事是他做的吧?干得好!再让那个臭丫头嚣张,哈哈哈!”琳达说话肆无忌惮。

    “我倒是好奇,你为什么不说他冷酷无情。”易敏轻笑。

    琳达愣了一下,讪笑“嘿嘿,其实这么一想也是……vivi好像爱了他十几年呢,不过谢大总裁狠点是正常的,易敏你不也是守了两年才守得天开的么?真羡慕你,还有”

    “大小姐,我要工作了,下次再说吧。”易敏看见导演朝自己招招手,果断挂了电话。守了两年的是易敏,而不是她,而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从那夜之后,易敏就没再和谢寒冰见面,一方面是因为易敏忙,另一方面是谢寒冰也忙,李诚虽然明面上找不到谢寒冰的事情,但暗地里的报复却不少,而谢寒冰似乎有意插手黑道的事情,他的野心从来不会因为什么而停止。

    当然,这些都是阿曼达小电台每天跟她汇报的。

    “今天是我们最后一场戏,也是我们这部剧里面最难把握和掌控的,是宝宝突发疾病,李红着急奔跑的一场戏,一会你要在这条小路上跑大概两百米,记住,一定不能只是跑,你知道么?”陈导看着易敏,连续十几天的赶戏,她明显瘦了很多,他担忧道“这条小路可能不会太稳,你自己小心点,先跑几遍试试看”

    易敏点点头。其实这场跑的戏里面一句台词都没有,但是就因为没有台词所以才是最难的,特别是要表现出一个母亲焦急中又带着期盼的感觉,而且还要跌跌撞撞,让一个人在有意识的状态中去这样跑,很难做到完全的真实。

    她按照路线自己揣摩着女主人公的情绪,这段戏的前面是女主人公刚刚提了工资,非常开心,但是因为繁忙把宝宝给忘了,回家后就发现宝宝发烧了,她一下子慌了跑下楼就跑向医院,沿路上因为是黄金时段根本拦不到车,剧组在街上拉了一小块区域专门拍这场戏,周围围了不少人。

    突然一阵呼声吸引了易敏的注意,原来是十几个穿着粉色应援服的男女,发现易敏在看着他们的时候兴奋的欢呼。

    “天使……天使……!”他们都是附近的学生,知道剧组在这拍戏所以就跑过来看了。

    易敏朝她们笑笑,示意她们小声点,因为现在正是在工作中,粉丝们也都安静下来,只是脸上还带着掩盖不住的兴奋。

    陈导把这一切收入眼里,乐道“易敏,你才出道不到半年就这么多粉丝了,你说我都十几年了怎么就没个粉丝团之类的,那多拉风啊,出去就一堆人尖叫!”

    易敏知道陈导是在开玩笑,调侃道“陈导,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哟呵,你这丫头,还没认师傅呢,就开始没大没小了,信不信我故意给你加戏!”陈导装作恼怒道。

    旁边的助理们都乐了,打趣“陈导,要是惹您生气就给加戏,那我们干脆都惹你生气算了,说不定惹着惹着就出名了,哈哈!”

    “是啊,陈导,谁不知道你早就把易敏当做自己的关门弟子了,再说,您女儿不都已经认了么,嘿嘿,她一哭,您不是啥都要同意?”

    “哟!你们这群人,是不是想让我把杀青红包都给收了?!”陈导一瞪眼,周围立马都是鸦雀无声,只是都在心底偷着乐。

    易敏也忍不住笑,看着周围的剧组人员,这是她呆过的第二个剧组了,跟宋辰那个半路出家的导演不一样,在这里每一个人都非常的专业,易敏也学到了很多,虽然时间只有一个多月但是大家相处都非常不错。

    陈导看差不多了,正准备开始,但发现易敏脸色不是特别好看“易敏,没事吧?这几天赶戏太累了,等拍完明天你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易敏一愣,摸摸脸,她没有觉得特别的累,就是可能赶戏太多加上刚才跑了好几趟微微气喘,笑着摇摇头。

    陈导演点点头,不废话,直接调整好摄像机,准备开始。

    “灯光,摄像,都准备好!全部提起精神,这是最后一场,所有人都不准给我拖后腿!知道么!”到了最后陈导演也是发了狠,这部电影最后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就差这临门一脚了。

    易敏站到自己的位置上,怀里抱着宝宝,为了真实性,陈导演也算是狠了心,把宝宝都直接拿出来了,也不怕易敏摔了她,此刻小宝贝正嗯嗯啊啊的哼唧,看着易敏咯咯的笑,十分讨喜。

    “3——2——1,开始!”陈导一声令下,所有人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易敏抱着宝宝顺着路跌跌撞撞的跑着,脸上带着急切和自责,怀里的宝宝似乎也是天生的演员,哇哇的哭了起来。

    看着监控器的陈导视线一直集中在易敏的脚上,跑得快了或者慢了都会显得特别的假,这段路选的就特意是路况不是特别好的小路,还有一些群众演员在旁边假装路人。易敏时不时撞到路人,身体踉跄几步。

    李红(易敏)额头上渗出汗水,抱着哭泣不止的宝宝,头发是胡乱的扎着的,衣服也很凌乱,因为刚刚加了夜班而眼袋黑沉,哪里还有半点美女的样子,邋遢的不成样子,但眼里闪着的光芒却让人无法忽视,焦急自责慌张甚至还有恐惧。突然她撞到一个路人,踉跄几步,按照剧情应该是她差点倒下,有惊无险,没想到那个临时演员在易敏撞上他的一瞬间猛地上前用力了一把!

    糟糕!

    易敏在往后倒下的一瞬间大脑里就响起了警报,她如果仰倒下去,小宝贝很可能直接被甩飞!易敏几乎是下意识的在后仰的同时弯下了腰把小宝贝死死的抱在怀里,而这样她整个人的身体就成了气垫。

    “啊!”周围人忍不住惊呼,易敏跌倒在地发出响亮的声响,只是听就知道肯定很疼。

    周围的工作人员想上去扶,却被陈导制止了,他用眼神暗示周围的人不能乱来,易敏这一摔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感觉,歪打正着加深了母爱的这个主题!

    易敏没有听到导演喊卡,继续下去,后背和屁股全部都麻了,她脸上冷汗直冒,尝试着爬起来,但第一次失败了,摔的太狠,饶是她钢铁神经也吃不消。

    “哇哇哇……”小宝贝似乎感觉到易敏受伤了,哭的肝肠寸断。

    易敏咬牙,撑着地爬起来,这个时候她的后背和臀部已经完全没感觉了,不用想就知道肯定都会青了。她下意识的看了一样撞倒她的那个人,接触到易敏的视线,那个男人的脸色一变侧过脸,有些慌忙的快步离开。

    有问题!他如果是无意的应该歉意的,但为什么却是心虚的移开了视线?但易敏没有时间顾虑这些,她爬起来一边哄着怀里的孩子,一边焦躁的往前走,突然脚底感觉一刺,她反应迅速的后撤几步,再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根三寸长的尖钉子!

    如果不是她反应快,这个铁钉子就会直接扎进她的脚心!易敏浑身刷的冒出一堆冷汗!

    易敏的表情变化完全收入陈导的眼里,易敏突然ng这可是第一次,但感觉上陈导觉得有问题“卡!”他喊了卡,马上就走过去询问怎么回事,而当他看见地上倒插着的钉子的时候,整个脸顿时黑了下去!

    这分明就是故意害人的!他走过去拔出钉子,整根钉子足足有成年人的中指长,如果整个插入脚心内,别说走路了,整只脚能不能保住还不一定!

    其余工作人员也围了过来,看见陈导演手里的钉子都是一阵阵惊呼。

    “天啊!竟然是钉子!?”

    “这个要是扎进去不是还要残废了!”

    “……不可能!这个地方我看了好几遍了,根本没发现啊!”道具组的也过来了,马上是惊呼。

    “是啊,导演,我发誓,这里我们道具组看了好几遍了!”

    “我看应该是有人故意的……”突然一个声音从人群里冒出来。

    陈导演的脸色越来越差。扫了一圈最后把视线定到易敏身上“易敏,你先休息去,我找医生给你看看,你经纪人我也会通知!”

    易敏点点头,看着导演手里的钉子自己也忍不住后怕,如果不是她反应快,这个钉子一定会插进去!等等,易敏似乎抓到什么,她是被撞到然后才会踩到这个“导演,那个临时演员呢?撞我的那个!?”她扫了一圈,但是根本没这个人的身影。

    “撞?那不是你故意演的!?”陈导演惊呼,但很快想到问题关键“人呢!人在哪,人事部呢!”

    人事部的赶忙跑过来,但得到的结论是那个人刚才趁着混乱直接结算然后离开了!这是一个阴谋!

    一瞬间,工作人员哗然,这是这个剧组第一次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是谁!想害死易敏!
错误举报 |
本站推荐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截教仙
王牌投手
逆剑狂神
情人
神级盗墓系统
马前卒
随身带着女神皇
恶灵国度
恐怖广播